旅游资讯驴友大视野驴行风向标走婚大峡谷——扎坝

走婚大峡谷——扎坝

发表时间:2012-2-28 0:07:10  作者:admin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5131  点评:25

内容导读:
      在雅砻江支流鲜水河下游两岸狭长的河谷地带居住着一个具有自己独有民俗民风、语言文化的古老藏族部落,他们称自己为“扎坝娃”,他们生长繁衍的地方被称为“扎坝”。       扎坝人居住地清代属康定明正土司管辖,现主要分布于雅江县瓦多、木绒、普巴绒,道孚县亚卓、扎拖、红顶等地,有人口13000余人。习惯上将道孚县境内的扎坝人居住区称为“上扎坝”,将雅江县境内的扎

      在雅砻江支流鲜水河下游两岸狭长的河谷地带居住着一个具有自己独有民俗民风、语言文化的古老藏族部落,他们称自己为“扎坝娃”,他们生长繁衍的地方被称为“扎坝”。
      扎坝人居住地清代属康定明正土司管辖,现主要分布于雅江县瓦多、木绒、普巴绒,道孚县亚卓、扎拖、红顶等地,有人口13000余人。习惯上将道孚县境内的扎坝人居住区称为“上扎坝”,将雅江县境内的扎坝人居住区称为“下扎坝”。上、下扎坝民风民俗大致相同,然“嘛哩舞”和部分特殊的服饰则为“下扎坝”所独有。
      走进扎坝,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木雅文化气息,在这里,我们可以听到来自天籁的梵音,可以探寻那独特的扎坝方言,可以倾听这个雪域民族的古老传说,还可以看到飞檐走壁式的浪漫爱情---“走婚”。
      奔流不息的雅砻江水赋予了扎坝人特有的灵性。扎坝人豪迈、直爽,天性纯朴、善良,对待生活豁达、乐观,待人真诚,坝语中有这样的格言“扎多莫给,扎勒莫者”,意为扎坝的石头大都烧不裂。关于扎坝人的渊源,早在二十世纪30年代,英国人活尔芬顿在《西夏文西藏译音说》一书中论证道,扎坝人就是早已消失的西夏王朝后裔。民间也有一说,扎坝人在远古时代是一个剽悍好战的民族,因为树敌过多而迁陡至现在的居住区。也有人认为“扎”这个词是藏语的音译,为居住在岩石下面的人。凡此种种,还有待史学家进一步考证。
——多语言杂合的“扎坝话”
      扎坝话是一种独特的地方语言,其外来语较少。曾有不少语言学界的中外人士前来研究,并著书立说,但究其渊源,结论各有不同。考古学家们从扎坝土语最基本的词汇和发音上研究,发现扎坝土语与西夏语十分相似,1882年,英国学者巴卡尔在《中国西部旅游及考察》一书中提出了扎坝话属西夏语系的假说。最近上海复旦大学语言系龚群虎教授对扎坝语进行了调查研究,认为扎坝语是藏缅语系中比较古老的古藏语分支。而据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全世界共有360种语言,在世界各民族分配语言时扎坝人迟到了,没有得到独立的语言,于是其他民族都给了扎坝人一点,就构成了今天的扎坝话。这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传说,巧合的是扎坝语中确有多种语言的“留痕”。
——奇特的走婚习俗
      扎坝地区由于交通闭塞,与外界隔绝等原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一直保持着“男不娶,女不嫁”的习俗,古老的走婚习俗----“爬房子”尤显神秘。
      扎坝男子通常在16、17岁便开始谈恋爱,找呷益(即恋人)。找到了呷益就开始爬房子,夜晚到女方家走婚过夜,次日清晨回到自己母亲身边生产、生活。最初的走婚是秘密的。青年男子一旦相中了某个女子,必须在白天找机会向所相中的女子表示爱恋,表达的方式一般是抢女孩的头巾或戒指等,对方如果也相中了自己,她就会含情脉脉的跑开,而在夜深人静之时打开自己阁楼的窗户等待意中人的到来。扎坝人的房子一般高约10余米,三至五层,墙体笔直,小伙子们必须在夜晚徒手攀爬上楼顶,经事先侦察好的窗户进入意中人的闺房。如果第一次走婚是从大门而入,男方会受到女方及其家人的讥笑;如果攀爬的技术不过硬没能爬上房顶,也只能望墙兴叹,与意中人无缘。对于扎坝男子来说,呷益一生中基本是固定的,也有一个男人同时有两个以上的呷益。这种暮聚朝离的走婚,完全建立了双方感情的基础上,不带半点政治背景和金钱财产的利害关系,也不受神权和族权的约束,超然物外。如果遇到双方感情不和或因其他原因造成走婚关系不能维持,则以男子不再爬房子或女方拒不开窗而宣告解除,不存在财产纠纷和怨言、嫉恨。爬房子也有规矩,有血缘关系的男女,绝对禁止走婚。如果某个男子“爬房子”事前未得到女方同意或爬错了则将受到族人的羞辱或严惩。
      传统的走婚使扎坝人至今保留着母系时代的遗迹。扎坝人的家庭里没有夫妻,家庭成员以母系一方为主线,几世同堂的大家庭成员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母亲是家庭的核心。男女恋爱所生子女完全由母亲抚养,父亲没有养育儿女的责任。男子在自己的母系家庭中扮演舅舅的角色,主要是帮助自己的姐妹抚养孩子。
——怪异的饮食文化
      吃“臭猪肉”。臭猪肉用扎坝语准确翻译应译为“陈猪肉”或“旧猪肉”,由于其味道怪异,人们习惯称之为臭猪肉,这个扎坝人的又一奇特习俗。猪喂肥后,用绳索套猪颈勒死,在其胸开一小口将猪心血脉弄断,使肉中的血全部流回到内脏中,再把所有的内脏从小口中取出,并填上五谷缝合,后用灶灰和红土塞住七窍,把气打胀,埋在麦糠中10余天吸干水气,取出挂在灶上的房梁上自然烟薰即成。其悬挂年限一般可达10余年,最长的达到30余年。食用时,随用随取,做法也很多,可生吃、可煮食、也可熬汤,乍闻味重于“臭豆腐”,初尝入口难适,多食后方觉满口浓香,回味无穷,其中又以陈年“臭猪肉”为上品。家中如有宾客来访,主人就会用臭猪肉招待客人,此为居家待客的最高礼节。悬挂的年限及多少也成为当地衡量贫富的象征,做“弥鲁勒”。俗称酥油饺子,形似汉族的包子,以酥油、糖加少量糌粑作馅,用连肤面制皮,做成葫芦状,顶部开口蒸吃,食用时瓣开葫芦下面的连肤面醮着上面的酥油吃,这也是用来招待客人的一种食物。
——浓厚的地方风情
      除走婚、吃臭猪肉这些怪异的习俗外,扎坝地区独特的民居、丧葬、女性头饰、木制用具等也相当吸引人。扎坝人的住房又称碉楼,多建在山腰处,房屋基础呈长方形,一般为3至5层,高约10余米,墙体用片石砌成,厚约50厘米,碉楼只有一道大门,从二层开始每层设小窗户4、5个。整座房子没有一个楔子,砌墙不吊线,光凭眼力就能修得平整、光洁,非常结实。
      崖葬是扎坝人独特的丧葬方式。长寿的老人去世后,其子女按老人生前的嘱托,将其背至事先指定好的高山崖洞中安放,洞口用大石堵严,再放上刻有经文的片石。也有老人临死之前,自己走入隐秘的山洞坐以待终的。
      生活在雅砻江畔的扎坝人的服饰与其他地区藏族无太大区别,服饰多以青、白、红三色为主,衣袍宽大,饰以金、银、珊瑚、象牙、九眼珠等物。区别于其他藏族服饰的是在扎坝女性头饰中有一种叫“麦多美洛”的银盘,需要女性编顶发为一圆形发髻,并编制复杂的发辫陪衬,髻上用“麦多美洛”压住。结好这个发髻要三天的时间。
      在距铁器时代已千余年的今天,扎坝人仍习惯使用传统的木制器皿,从生产用的犁、锄、镐、夯土灌溉器具,到生活用的盆、碗、盘等多用木制,以形似的原木粗加工而成。扎坝人的泥塑制品最为独特,如生活上用的盆、碗、盘、火盆、酥油灯、煨桑罐等泥塑手工业品上都雕刻有各种图案和花纹,还镶有白色小石头,体现了一种原始纯朴的美和扎坝人的尚白文化。
      比较引人注意的是扎坝地区流传的跳“经舞”。“经舞”俗称“嘛哩舞”,其主要内容是“六字真言:和庆贺丰收的内容,所有唱词基本一致,跳舞时分男女二重唱的形式,共有三十余节,每节唱的音调和跳的舞步都不相同,每节的顺序特定。每年秋后,扎坝人都要自发的组织起来跳这种舞,据说在谁的地块跳,谁家的庄稼来年就长得好,因而每年跳嘛哩舞都要换地点。此外,扎坝地区的劳动号子也颇具有特色。除草、松土、收割、夯土、背东西时都有特定的劳动号子,且内容和音调各有相同。
      “扎坝”一个走婚的大峡谷,一个神秘的母系部落,仿佛一位锁在深闺的纯情少女,正等待更多的人来这里探奇、揭密!


返回资讯首页